教育新闻

最高法点名五个“害群之马” 海南张家慧在列

发布日期:2022-09-21 18:26   来源:未知   阅读:

  10月9日下午,“全国第二批法院队伍教育整顿顽瘴痼疾专项整治暨执行领域突出问题集中整治推进会”召开,最高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周强以“院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组长”的身份出席。

  其中,第二批为中央政法委、中央政法单位和省级党委政法委、政法单位,时间为3个月左右。

  在最高法开会之前,10月8日,全国第二批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工作推进会召开。会议提到,目前,第二批教育整顿,查纠整改环节进入到攻坚克难的关键阶段。

  紧接着,全国第二批法院队伍教育整顿顽瘴痼疾专项整治暨执行领域突出问题集中整治推进会召开。

  官方消息称,全国各高级法院、中级法院,以及部分基层法院班子成员都参加了会议。

  政知君注意到,在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过程中,各地通过召开教育整顿廉政报告会、组织正在服刑的原政法干警“现身说法”等形式,以政法系统违纪违法典型案例为警为鉴为戒,警示干警知敬畏、守法纪,净化修复政治生态。

  根据最高法披露的消息,法院系统的五个反面典型是黄松有、奚晓明、张坚、张家慧、孟祥。

  第二批法院队伍教育整顿开展以来,最高人民法院、各高级人民法院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生产建设兵团分院坚决肃清、孙力军等流毒影响,以黄松有、奚晓明、张坚、张家慧、孟祥等反面典型为镜鉴,把握中央和省级政法机关特点,突出政治建设、表率作用、建章立制,坚持高标准高起点推动,法院队伍教育整顿取得阶段性成效。

  奚晓明曾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2015年7月被查。奚晓明被指“严重违背依法治国决策部署”“违反保密纪律,泄露审判工作秘密”“在民事诉讼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财物”等。2017年2月,奚晓明因受贿超1.14亿被判无期。

  孟祥曾任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执行局局长,2021年7月16日被查。

  张坚曾任安徽省高院院长,2019年8月被查。他被指执法犯法、以案谋私,大肆干预插手司法执法活动,甚至违规帮助涉黑涉恶罪犯减刑假释、再审改判。今年9月14日,张坚因受贿7179万被判15年。

  张家慧(女)曾是海南省高院副院长,曾被举报家族资产超两百亿。2020年4月,张家慧因受贿罪、行政枉法裁判罪、诈骗罪,一审获刑18年。

  法院称,2001年6月,被告人张家慧夫妇虚构帮助他人疏通关系减轻刑事处罚,骗取相关人员价值人民币143万余元的财物。

  黄松有曾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2008年被查。当时他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全国法院系统因贪腐而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

  法院审理查明,2005年至2008年间,黄松有利用担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的职务便利和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卓伦等五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上述人员钱款共计折合人民币390万余元。

  黄松有还于1997年利用担任湛江市中院院长的职务便利,伙同他人骗取本单位公款人民币308万,其个人从中分得120万元。

  10月9日的全国第二批法院队伍教育整顿顽瘴痼疾专项整治暨执行领域突出问题集中整治推进会提到,要敢于自我革命、动真碰硬,坚持上下结合、前后贯通,坚决防止出现“前紧后松”“下严上宽”等情况,确保教育整顿取得扎实成效。

  本次会议还特别提到了执行领域——要从严从实推进执行领域突出问题集中整治,围绕执行领域突出问题,找准病灶、深挖病根,细化清单、完善方案,坚持刀刃向内、刮骨疗毒,彻查执行领域“人”和“事”,坚决清除害群之马。

  除了最高法院之外,10月9日,最高检召开党组扩大会,研究进一步落实督导整改举措,推动教育整顿查纠整改抓实走深。

  会议提到,要聚焦领导干部,辨清“两面人”,看住司法办案等关键岗位,紧盯“四风”隐形变异,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突出“彻查”二字,坚决清除害群之马,依托检察队伍教育整顿清除腐败存量,遏制腐败增量,净化检察队伍。

  在地方层面,河北、天津、陕西、甘肃、湖北、新疆等地也在这两日召开了第二批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工作会议。

  其中,河北提到,进一步肃清、周本顺、张越流毒;陕西提到,彻底肃清、赵正永等流毒和恶劣影响。

  周本顺曾任中央政法委员会委员、秘书长,之后空降河北担任省委书记。2015年7月周本顺被查,2017年2月获刑15年。张越曾任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2018年7月被判15年。

  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被判死缓,且终身监禁,他敛财数额超7亿。公开资料显示,赵正永也曾在政法系统工作,他敛财的首站,就是陕西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