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

“歪嘴龙王”管云鹏的第二次走红

发布日期:2022-09-22 15:59   来源:未知   阅读:

  2020年7月,演员管云鹏因拍摄“龙王赘婿”系列信息流广告,迎来人生第一次走红。

  有UP主把他的广告视频做成合集,在B站获得了400多万播放量。管云鹏广告中经典的“歪嘴一笑”,成为了鬼畜区UP主的流量密码。短时间内,无数二创视频涌现。B站官方甚至特地为他创作了专属表情。

  当初在入驻B站的第二天,管云鹏的账号就拥有了30多万粉丝。过了几天,这个数字涨到了90万。但在规律更新了几个月,即将跨入“百万UP主”行列时,“网红”管云鹏突然消失了。

  直到今年6月,管云鹏以陈廉的身份出现在古装剧《梦华录》里,粉丝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在消失的那段日子里,他回到影视行业做演员了。

  今年的跨年钟声敲响时,管云鹏还不知道,自己马上将会得到演艺生涯中一个重要机会。

  彼时,管云鹏正和两个发小待在一起庆祝跨年夜。七个小时后的元旦节清晨,他接到了公司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通知他,“《梦华录》里的陈廉定你了。”

  在《梦华录》里,陈廉是男主顾千帆的得力下属,性格机灵、可爱,有眼力见儿,人设很讨喜。当初公司推荐管云鹏去试戏,就是察觉到两人性格有相似之处。

  在当初试戏的那间屋子里,毒眸见到了管云鹏。落座后,他伸出手指了指屋子中央的空地,“当初就是站在这里,录了3、4回视频。因为从导演到平台要层层过关,大家都要确认你合不合适。”

  试戏的时候,管云鹏并没对结果报太高期待,因为他知道“争取这部戏的人一定很多”。所以在接到电话那一刻,管云鹏非常激动。

  挂断电话就和发小们抱在一起,“我们仨就抱着笑啊,跳啊,甚至在大清早开了一瓶酒来庆祝。”对于以影视演员出身,却通过拍信息流广告走红的管云鹏来说,他需要一个机会——一个以影视演员身份回归大众视线的机会。

  这是管云鹏第一次出演S级影视剧,为了演好陈廉,他做了很多准备,“拿到陈廉的戏份后,我先读了三遍。在拿到完整剧本后,又通读了两遍剧本。”剧本里,对陈廉的背景交代不多,从台词里只能看出,陈廉与母亲、两个姐姐生活在一起。

  在他的设想里,陈廉来自一个五口之家。“父亲英勇,母亲和蔼,大姐很懂事,会帮着母亲操持一切。二姐性格活泼,每天和陈廉打打闹闹。而陈廉应该是被宠着长大的,所以他的性格很好。父亲年轻时是名武将,可能在打仗时牺牲了。陈廉长大后子承父业,进军营,做了个小官。但也因为没有人庇护,所以被调到了离家很远的钱塘县。”

  管云鹏将这些想法写成了人物小传,在大年初一带着它一同踏进了《梦华录》剧组。虽然做了万全的准备,但饰演陈廉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进组的前几天我都是在试探性地表演。最早我们集中拍皇城司的戏份,因为陈廉是一个带点喜感的人物,又是皇城司领导的得力干将,我表演时就沿用了拍‘龙王’那种比较夸张的方式,有点浮夸。导演就跟我说,‘你是皇城司的一个新人,不能表现得很夸张,要自然、要生活化。”

  管云鹏开始揣摩导演说的“生活化”,“之前我的表演痕迹很重,比如咱俩坐这儿说话,一喊开机,我就会先给自己提一口气。但现在不一样了,我的状态松弛了很多,表演就应该像生活一样自然。”

  大约断断续续拍了一个月,等到皇城司的戏份快拍完时,管云鹏终于抓住了演陈廉的分寸感,他总结,“演的时候要有点小机灵、小可爱,‘小跳’,不能给多了。”

  很多导演都曾在背地里夸管云鹏“有悟性”,这对一个演员来说尤为重要。在他的认知里,自己在表演这件事上,“算不上有什么天赋,但足够用心。”和两位主演搭戏,也让管云鹏对“用心”有了新的理解。

  “有一场戏是顾千帆对我说,‘衣服脏了可以洗,但是一张白纸脏了就再也抹不干净了’。当时从晓哥看我的眼神里,真的感受到了他对我这个弟弟的心疼和他的真心。”回想起自己那场戏的表现,管云鹏觉得有些一般,“如果现在再让我演,会演得更好一点。”

  “但每次表演就是会有遗憾,也许这样下次才会进步。”管云鹏为自己在《梦华录》里的表演打了六十分,他认为,“及格分刚刚好。既给了自己信心,也能给未来留一些上升空间。”

  拍《梦华录》的时候,管云鹏经常被认出来。不少群演见到他,都会玩笑着说句“参见龙王”。

  在管云鹏眼中,“歪嘴龙王”的确是自己职业生涯和命运的转折点。但在遇到“龙王”之前,他其实度过了一段非常艰难的时光。

  管云鹏从小就很自立,十岁半独自出去读书。为了实现父母不同意的演员梦,高考时选择了播音主持专业“曲线救国”。毕业后,在“参加主持人比赛”和“拍摄电视剧《学生兵》”两条路之间,也只犹豫了两分钟就选择了后者。

  只可惜管云鹏的演员路走得并不顺畅。2017年拍完《浴血十四年》后,管云鹏与当时的公司结束了合约。

  解约后,日子过得艰难。那时,他住在中国传媒大学旁边老小区。那是一套被隔成六人间的两室一厅,管云鹏住在最里面的小卧室。平时,他四处找机会试戏,但得到的答复大多是“你演得不错,主要是形象和角色不太符合”之类的客套话。

  管云鹏想留在北京,但现实是残酷的,没戏拍等于没有收入来源。撑到次年5月,他还是决定回到老家河南。回家后,管云鹏尝试过回父母期待中的那种稳定生活。不仅开始考研,还和另一个演员朋友共同在家乡开了家信息流广告公司,但都以失败告终。

  回忆起开公司的那段日子,管云鹏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当时公司里一共就四个人,我和朋友是老板,另外还有两个员工。每个月员工的工资都要靠我们两个老板拍信息流广告去挣,我们就是史上最惨老板。”入不敷出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公司不出意外倒闭了。

  为了生计,管云鹏只能继续拍信息流广告挣钱。“那会儿有朋友说,你原来好歹是个影视演员,现在怎么在拍这些东西啊?”但管云鹏心里清楚,追求梦想的前提是先养活自己。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2020年5月,管云鹏接到“龙王赘婿”系列广告。在一条一分多钟的广告里,管云鹏饰演的男主,最初通常会是被人看不起的豪门赘婿,直到最后几秒剧情逆转,展露出自己的真实身份——“龙王”“修罗”或是“战神”。为了演好逆袭后的人设,管云鹏特地设计了歪嘴一笑的表情。

  热度是突然到来的,管云鹏有些后知后觉。某天下午,正在刷B站的发小激动地告诉他,“管云鹏快看B站,你火了。”此前,他只知道有人在看这个广告,但并没有意识到,“龙王”已经红到鬼畜区UP主集体团建的程度了。

  管云鹏想到此前B站曾邀请他入驻,赶紧翻出对方的信息答应了邀约。签约时,对方预测“粉丝数量会在12万到15万之间”,管云鹏对这个数字没什么概念,对方解释道“这可能是普通UP主做一两年才能拥有的粉丝。”

  但事实证明,“龙王”的热度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第一晚好像就涨了30多万粉丝,几天就涨到了90万。”最火的时候,“参见龙王”的弹幕占领了他每条视频的画面。

  随着“龙王”爆红,广告合作、MCN签约、直播带货……无数的橄榄枝递到了管云鹏面前,但他不知道该抓住哪枝。对他来说,比热度来得更猛烈的是焦虑。站在“流量变现”和“坚持演员梦想”的命运岔路口,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

  “其实当时很多MCN开出的价格很诱人,我可以很快赚到一大桶金。”对财务状况堪忧的管云鹏来说,这些条件很有吸引力。但纠结了半个多月,管云鹏还是选择签约影视公司。原因很简单,“流量是一时的,但演员这个职业我希望做一辈子。”

  正如管云鹏所料,互联网上的“梗”迭代速度极快,“龙王热”大约只持续了两三个月。热度消失后,大众又逐渐淡忘了他的名字。

  管云鹏的B站简介那一栏里写着“尬剧男主 歪嘴战神”,他从来不避讳“龙王”这个标签。在他看来,“‘龙王’从来不是束缚。之前你可以通过‘龙王’认识我,现在通过陈廉认识我,以后也可以通过别的角色认识我。我希望身上可以‘贴满标签’,证明我塑造的角色是成功的。”

  这两年,签约了新公司的管云鹏一直在按部就班地拍戏。虽然很多角色戏份不重,但能够稳定、持续地拍,就让他感到安心。

  在《梦华录》播出前,管云鹏的作品栏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因此,父母总会隔三岔五打电话问问他,“这段时间在忙什么?”言下之意就是,希望他早点回家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现在,这种担心随着《梦华录》的播出烟消云散,作品的火爆甚至超出了他的预期。

  更具象的体会是,有一天,管云鹏到公司门口的便利店买东西。因为没戴口罩,被人认了出来。“他们指着我说,‘诶,他好像《梦华录》里那个小侍卫。’”